军训第五天……

“全体都有,原地休息!”等所有人都原地坐下之后,教官问道:“昨天有男同学说隔壁班的教官在教男生格斗术,今天我们班人也想学,是不是?”

“是!”男生们回答得嘹亮。

有些班级是男生多女生少,而有些班级是女生多男生少,于是教官们的训练方式也大有不同,训练男生班就会严格一点,经常跑步罚俯卧撑,又或者是会展示一下军队里的格斗术;但是对女生班,教官也就仅仅是训练站军姿以及一些简单的向左向右转指令,连罚都没罚过。

朔月的班级就属于男女混合班级,但女生人数略多于男生的人数,所以教官并没有打算把格斗当做训练的一项,是男生们看见隔壁班有这项目之后就眼馋了。

在教官展示格斗术的时候,朔月就坐在下面发着呆。

“怎么了?”颜心心小声地问。

朔月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低声对她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夏小诺在避着我,我在想我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这么讨厌我。”

颜心心小声:“她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干嘛那么看重她?”

朔月摇头:“没什么关系,就是同班同学,所以才觉得不能放任不管而已。”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厉鬼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杀人吧?要是这样,她面子往哪儿搁去?

“对了,有件事,是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听到的,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。”

“你都开口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

于是颜心心凑到她耳边,压低了声音对她说道:“我听见隔壁605的人到处在和别人说你是被富豪包养,同时跟很多个男人有一腿,夏小诺不想理你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谣言!诶,朔月,你告诉我,你到底有没有被人包养?”

朔月听了以后也是震怒极了,瞪大眼睛看着颜心心,失声问道:“这是谁传的?!”

“605的人,很多人都在说,我看她们还和别人班的女生在说这事,这事情传得特别快,估计我们宿舍都被瞒着,我也是偶然听见的。你没发现吗?605的人不仅在避开你,还在避开我们宿舍的人呢!”

“她们为什么这么说我呀?我跟她们又不熟!”朔月这火得莫名其妙,这刚进学校里面没多久吧?所有人一进学校里,还没来得及认识彼此,就开始忙着军训了,怎么就会有小人在背后抹黑她呢?她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和别人产生摩擦吧?!

颜心心赶紧安抚她说道:“你冷静一点,等今天军训结束之后,我们去605宿舍问一问,问她们为什么要抹黑你,现在还在军训呢。”

“嗯!我非得问清楚她们不可,为什么无缘无故要黑我!”朔月生气地说。

就在这时候,有个女生叫道:“刘朔月想要试一下!”

卧槽!

朔月的心情是想日了猫,她抬起头,满脸懵逼,这肯定是教官要找小白鼠做实验了,有人把她推出去跳火坑,她就说嘛,这段时间总觉得老是被人针对。

“刘朔月。”教官点名。

朔月站了起来,大声应道:“到!”

“来。”教官招手。

朔月不动,问道:“请问教官你要我出去做什么?”

教官说:“刚刚教了一套防狼术,现在是女生来尝试一下了,你有没有胆量试一下?”

“有!”

“出来吧。”

“我拒绝!”

教官皱眉:“刚刚不是说你有胆量尝试一下吗?现在怎么反悔了?你是害怕了吗?”

“没有害怕!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出来?”

“我怕我会打伤你。”

“噗——”全班人都笑喷了。

颜心心也忍不住笑喷了,她拉拉朔月的衣服,笑着说:“朔月,你不愿意上去就别上去了。”

朔月冷着脸,不说话。

“好大的口气。”教官也忍俊不禁,他招招手,对朔月说:“出来吧,让我试试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能力。”

朔月低头一瞥,问:“刚刚是谁说我要试一下的?”

同学们的笑声戛然而止,在她冰冷的语气之中嗅到了一丝火药味。

“有种陷害人一把,就没种承认了是吧?”朔月睥睨地说,“刚刚开口说我要试一下的人不是我的朋友,没有资格代替我发言,拜托那人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?你以为你今天能代表我,是不是明天就能代表全中国呢?你那么厉害,咋还不上天呢?”

“……”全班人下巴都掉了。

教官看见苗头有点不对,赶紧说道:“呃,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,换别人来吧,这次谁也不能代替别人说要来试一下了呀,要尝试的就自己说!”

“不了,教官,我愿意和你比划一下。”朔月走了出来,“我只是有点不爽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而已。”

教官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,和气地提醒道:“那你刚刚有看清楚我示范的招数了吗?”

“看了。”天知道,刚刚朔月在和颜心心说话,哪里有看到教官展示的女子防狼术。

“好,比方说,有个色狼把手搭在你的肩上……”教官示范着把搭在朔月的肩膀上,问:“接下来你该怎么做?”

朔月想也不想就扣住教官的手腕,并往外一掰!

教官“嘶”了一声,有点吃痛,他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是又不知道的哪里不对劲:“对了,是这样,力道也很对,如果是真的色狼,其实你可以再使用更大的力道去对付他。接下来还应该怎么做?”

朔月矮下身,穿到教官的手臂下,用肩头顶住教官的胸膛,用力一顶,就将教官过肩摔了过去。

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,就连指导的教官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。

教官被摔成了一懵逼:“不对,我刚刚教你的不是过肩摔,是别的,这是谁教你的?”

朔月说:“刚刚您教的我没看,但我是练过的,不怕走夜路。如果我走夜路,应该是色狼怕我,他要是敢来,我就把他扒光吊在树干上!”

“哇哦!”全班人都惊呆了。

教官吃惊地问:“你练的是什么?”

“中国传统武术,以及散打。”

“看来功底练得挺扎实的呀,刚刚可把我给摔狠了。”教官跳起来,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回去吧,我们开始训练了。”

朔月觉得教官面子有点挂不住了,刚刚她可不是随便摔出去的,刚那一下,肯定把人给摔惨了。但是男人都好面子,不会明着说我好痛痛的,教官索性结束了这一项目,重新回归枯燥的训练了。

朔月冷着脸回去。

教官喊道:“全体起立,我们开始训练了!”

女生们扫兴地站起来,朔月刚刚站好,忽然有个人倒在了她的身上,这情况突变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朔月也是。

朔月赶紧接稳倒在自己身上的人,一看,这不正是夏小诺吗?

她一摸她的身子,发现夏小诺的身体冰冰凉的,不同常人。

她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抓起夏小诺的手腕给她把脉。

颜心心精奇地问:“朔月,你会中医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那你这是?”

“我会针对地看。”朔月把脉,只是检查夏小诺忽然晕倒是不是因为身体被阴气侵蚀了,一检查,她就发现夏小诺身体里的阴气无比的强大,几乎快入侵到心脉处了。

她赶紧把夏小诺背在身上,对教官说道:“教官您继续训练吧,我背夏小诺去医务室就行了。”

说完就背着夏小诺急匆匆地离开了。水果视频官方下载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