针对司昂的情况, 迟萻心里不无担忧的。

所以第二天,在出发前,迟萻特地找个时间询问司言,“司言,司昂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, 他现在的精神依然不稳定, 眼里的血色时淡时浓……他这样回去第三维度世界不要紧么?”

“不要紧的。”司言一副轻松的样子, “其实大人现在的情况真的比几年前好许多!迟小姐你没有看到当时大人的精神完全崩溃时的模样,几乎没人能压制得住!当时因为他,差点酿成惨剧,死伤无数,甚至有人提出要将他监-禁或枪击。幸好总统不忍心, 提出将他流放到无域世界……至少在这里,他能捡回一条命。”

说到这里,司言也有些伤感,当初的情况十分艰难,如果不是总统抗住外界的压力, 将司昂送到无域世界,只怕等待他们的结果不会太好。

所以,在他看来, 现在司昂的情况已经很不错,至少能正常沟通, 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 会扛起自己的责任。

迟萻无语地看着他。

这要求得多低啊, 只要能正常沟通,他们就心满意足了。问题是,司昂那副样子,是能正常沟通的人么?要是关键时刻,他又来一次大爆发,变成个神精病无法沟通怎么办?

听到她的怀疑,司言继续轻松地说:“没关系,不是还有迟小姐您么?”

迟萻:“……我又不能去你们世界。”

如果司昂真的发疯,她在场的话,或许能阻止,可她又不能到第三维度世界。

司言笑道:“迟小姐不去也没关系啊,只要大人心里记着你,他就会控制自己,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,不会允许自己失控的。”如果失控预示着要忘记她,司言觉得那位大人会努力地控制自己。

说到这里,司言又道:“迟小姐,你以后还会来无域世界的吧?”

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

迟萻默默地点头。

司言心中一轻,继续笑道:“那就是了!为了与你在一起,大人一定会将第三维度世界安排好,然后来这里和你团聚。”

迟萻无话可说。

发现自己的担忧在司言那里显得无所谓后,迟萻只好作罢,正要再询问司昂回到第三维度世界要面临的事情时,就见司言猛地闭嘴,并且离她几步远。

迟萻下意识地转头,就看到踩着晨光走来的男人。

他神色冷淡,举止从容,气质矜贵,唯有那双永远无法退去血色的眼睛阴冷而嗜血,会让初次看到这双眼睛的人无法仰制地产生恐惧。

他走到两人中间,不高兴地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说得那么投入?”

司言一脸正气地看着他,明智地没有说话。

迟萻有些尴尬,这种捉奸一样的语气,让她无言以对。

这男人的病比其他世界的都要严重,并且喜欢无理取闹,不管她和哪个人距离近一点,甚至不管对方是男是女,他总会觉得她和那人有什么,要不是她每次都要大胆直白地告诉他,自己心里只有他,只怕他已经大开杀戒,甚至根本不管那人是不是他的下属。

这病得也太重了,迟萻有点担心等到她死,也治不好他的病可怎么办?

会不会影响到下个世界?

心里担忧着,面上却笑得格外的甜蜜,主动拉着他的手说道:“说你的事情啊,我怕你回到第三世界后不适应,所以过来问他。”

男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柔和,低头亲吻她的唇角,用低沉醇厚的声音道:“你可以问我。”

然后摸摸她的脸,将她带走了。

司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,发现迟萻顺毛的本事越来越溜,谎话信口拈来,简直厉害了。

幸好,迟萻是将他家大人放在心上的,不然他真要担心她回到第十五维度世界后,就不肯再来无域世界,毕竟以无域世界的情况,不会有人想要再来到这里的。

如果迟萻真的不再来无域世界,司言根本不敢想像那后果。

*****

朝阳初升之时,山林里的野兽也出来觅食,可以看到草地上那些巨型的动物,慢悠悠地在溪边喝水,一群人类走过,并没有引起它们的注意。

在司昂吹响哨子后,很快天空中就出现一只巨鹰。

其他聚居地的人不明所以,在巨鹰出现时,吓得本能地想要躲起来。

白崖山聚居地的人虽然也躲,但只是给那只降落下来的巨鹰腾位置,免得它那吨位不小心就会将他们踩死。

司昂带着迟萻和几个下属爬到鹰背上,然后抓抓巨鹰的毛,那只巨鹰便腾空而起。

司言朝下面的人道:“乌先生,我们先走一步,在聚居地里等你们!”

乌渡等人虽然羡慕,但也知道这只鹰是司昂的,也只有司昂能驱使它,司昂允许的人才能上去,再羡慕也没办法,他们只能争取尽快回到聚居地。

至于那些得到门钥匙的人,此时并不打算回聚居地,而是直接朝目的地而去。

巨鹰飞行大半天后,便到那片花海。

一行人从花海下来后,司言马上让人去收集花瓣,同时也挖掘几株阿斯塔娜花,打算带回第三维度世界试着栽培。

“阿斯塔娜花能治疗我们的精神力使用过度的隐患,我打算让大人将它们带回第三维度培育。”司言一边挖一边和迟萻说道:“无域世界中拥有很多神奇的东西,只要有本事,这些东西都能带回去。对了,迟小姐打算带一些回十五维度世界么?”

迟萻愣了下,看着花海,说道:“原本不打算带的,不过你这么一说,还是带点吧。”

带点东西回去,也方便她以后运作。

决定好后,迟萻便询问司言的意见。

在无域世界生活十年的司言,比她知道更多无域世界里有哪些神奇有效的东西,有他作参谋,相信带回第十五维度世界的东西能更好地引起世人的重视。

司言是个脑子灵活的,很快就明白她的用意,拍着胸口道:“如果迟小姐相信我,迟小姐可以将这事交给我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说好后,迟萻就去找站在花海中眺望远处的司昂。

男人感觉到她的气息,偏首看她,双眼紧锁着她的面容。

那样的眼神,如同一个贪婪的恶鬼,仿佛要她的身心都锁在他的眸心深处。如果是在现世时,在最初认识他的时候,迟萻对这样的他是害怕抗拒的,现在却能坦然地面对他,习惯他的一切,不管是好的、坏的。

“你刚才和司言说,要带无域世界的东西回第十五维度世界?”他开口问。

迟萻大大方方地点头,顺嘴问一句:“是啊,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

男人想了想,从花海中摸出一只蓝球大的蛋给她,“这是蛇蛋,你可以带回去给他们。”

迟萻:“……”

妈蛋,难不成是要在正常的世界里来个哥斯拉的现实版故事么?

迟萻觉得如果她真的接受他的建议,将这颗蛇蛋带回去,并且孵出一条小山堆似的巨蛇,估计第十五维度世界的人连灭了她的心都有。

当下便道:“不用啦,这颗蛋咱们还是吃了它吧,听说蛇蛋很有营养。”

男人盯着她一会儿,没有再说什么。

半天后,他们终于抵达白崖山的聚居地。

当他们从巨鹰背上下来时,聚居地里的人纷纷跑出来。

“上帝,你们回来了!”苏珊娜欢喜地跑过来,胸前的那两团兔子跳得像要爆衫一样,很多男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到她的胸前。

苏珊娜兴奋地跑过来,想给迟萻一个熊抱时,看到迟萻身边的男人,赶紧刹脚。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扑上去,估计会被那恐怖凶暴的男人一巴掌抽飞。

这下场太可怕了!

“迟,你抢到门钥匙了么?”苏珊娜兴奋地问。

迟萻笑着点头。

看到她点头后,山谷里的一些人目光微闪,司言看过去,一脸笑眯眯的。

得知他真的抢到门钥匙,苏珊娜兴奋地尖叫一声,马上道:“那你几时出发回去?能不能帮我捎封信?啊,当然,如果到时候你能往我曾经住的地方跑一趟就更好了……”

迟萻伸手挡住她的喋喋不休,说道:“可以捎信。”

苏珊娜兴奋地马上跑回房,准备去写信。

迟萻一行人平安回来,聚居地里的人甭管心思如何,纷纷表达对他们平安归来的祝贺,问明白他们几时离开后,接着该干嘛就干嘛。

司言想多做点精油让司昂带回第三维度世界,以防万一,所以他很快就带人投入忙碌中,需要等些的时间。反正他们有那只巨鹰代步,能等得起。

回到聚居地后,迟萻好好地休息一天,便跟着司昂去收集要带回去的东西。

这期间,迟萻遇到好几拔想抢门钥匙的人,不过最后都被她干脆利落地解决,那些人知道她不是好惹的,倒也没敢再来抢。

至于司昂的门钥匙,在白崖山的第三维度世界的人大多被司言整合成司昂的下属,他们更不会来抢。那些原本等着看好戏的人发现,最不会去抢门钥匙的反而是第三维度世界的那群疯子,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日子就在忙碌中过去,那些参加抢夺门钥匙的人也终于狼狈地归来。

去的时候是七百人,如今回来的人数不过一百五十六人,看到这个数目,聚居地里的人暗暗吃惊,没想到这次会这么凶险,死伤如此巨大。

等他们从乌渡那里得知抢门钥匙的过程发生的事情,便不奇怪这次会伤亡这么大,对热武器这种存在更是忌惮,绝对不允许出现在聚居地中,以免为聚居地带来毁灭性的伤害。

苏珊娜看看人群,发现第十五维度世界的人回来的不多,认识的甚至只有杜勒一个人,不禁愣住。

她将写好的信给迟萻时,忍不住问道:“迟,洛呢?”

“死了。”

苏珊娜听到这话,狠狠地抽一口气,连洛可那样厉害的人也死了,让她对抢夺门钥匙这事更是忌惮,没那个本事,还是好好地待在聚居地里吧。

“那顾维呢,是不是也……”

“没有,他在哪里我不知道。”迟萻说着,也有些奇怪。

直到五月份将近,他们准备出发时,杜勒亲自来找迟萻。

看到杜勒到来,某个男人又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,不管是迟萻和杜勒都有些僵硬。

迟萻尽量无视身后的某个门神,轻咳一声,问道:“杜勒,你有什么事么?”好歹先前还帮着揪出暗杀的人,不管怎么样,也给点面子。

杜勒顶着男人可怕的目光,有些压力山大地道:“迟小姐,听说你明天准备回去,是么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能不能拜托你帮忙带点东西给顾维。”

迟萻眨了下眼睛,吃惊地道:“带给顾维?他在哪里?”

“他现在应该已经抵达当初我们进入无域世界的那个山谷。”

听到这话,迟萻微微眯起眼睛。

从无域世界返回原来世界的方式很简单,只要持着门钥匙,沿途折返,就能回去。通俗的说话是,怎么来的,就怎么回去。

当初他们是穿过那个山谷进入无域世界,同样,他们要回去时,也要穿过那个山谷。听说每一个世界的人进入无域世界的地方都不一样,有些人是山谷,有些人是山洞,有些人是森林,有些人是从海里出来,各有不同。

虽然不知道顾维去那个山谷做什么,不过这种举手之劳的事,迟萻也不会拒绝。毕竟杜勒看样子以后要在无域世界里生活,等她回来后,抬头不见低头见,不用弄得太难看。

见迟萻答应后,杜勒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迟小姐,谢谢!能认识你,我很高兴。”

然后便在某个男人凶狠的目光中,僵硬地离去。

第二天,他们准备出发时,迟萻收到杜勒带来的一个大包裹,用结实的袋子装着,可以拎在手里。

“迟小姐,麻烦你了。”杜勒客气地道。

迟萻没说什么,将它挂到鹰的爪子上。

巨鹰有些不满,它的爪子是用来抓猎物的,不是用来当搬运工,一个两个的都往它爪子上挂东西算什么?不过被某个眼睛血红的男人看过来,它只能老老实实地当搬运工。

与众人道别后,巨鹰载着司昂、迟萻和司言一起离开。超级污的草莓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