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9年4月,彭德怀奉中央之命,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出访东欧社会主义国家。出访之前,正是国内大灾大难开始露头之时,各地市场供应越来越紧张,人民吃不饱肚子已是普遍的现象。当时,彭德怀和其他将军们的头脑中都有一个框框,既然东欧国家政局动荡,一定是他们的经济工作出了问题,那里的人民生活很苦,从而对政府不满意吧。

然而,出国门,实地看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这些国家人民的生活非常优裕,比咱们中国老百姓的日子强多了。

彭德怀看到有的农舍都是一座座漂亮的别墅豪宅,整个村庄就像个大花园。农民开着自己的小车或摩托下地干活,不仅丰衣足食,每年的节假日还要携妻带子到风景区旅游,他情不自禁,大声赞叹:“可以了,很可以了!”激动的时候,他对大家说:“共产主义在哪里呢?就在这里!”

这种巨大的反差给代表团每个成员很大的心理冲击,更引起彭德怀的深思。

常常低头思索,长吁短叹。他的大脑里交替出现中国农村和东欧农村那有天壤之别的两幅图画。他怎么能不想起中国庄稼霉烂的原野和那烟火漫天的炼钢小土群?他怎么能不想起中国农村那老弱妇幼伸出的干瘦手臂?他怎么能不想起故乡人民对他那信赖和求助的目光?

代表团里终日忙碌、跑前跑后的成员要属朱开印大校了,他见彭总紧锁愁眉,心情越来越沉重,便问候道:“老总啊,您是不是生病了?”

彭德怀说:“是啊,我病了,病得不轻呢!朱开印,我得了大病,叫”恐惧病’。我担心中国老百姓打我们扁担啊!”

更可气的是,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,乌布利希主席对彭德怀说,对面的西德在拼命搞福利社会,想以此炫耀他们制度的“优越”。最近,他们提出一个指标,要把每个西德人年均肉食消费量提高到80公斤,这对东德政府是个不小的挑战,给我们很大的压力….

说到这里,乌布利希把话题一转:“最近我感到很欣慰,因为我从报纸上知道,贵国在粮食和肉类的生产上取得特大丰收,有大量节余。亲爱的元帅同志,您能否向贵国政府转达我们的意见,就是希望你们]能帮助我们在肉食品供应上也接近西德的这个水平”

彭德怀硬着头皮听翻译复述乌布利希的要求,在一旁的中国人无不感到汗颜。沉默了好久,彭德怀才缓慢而严肃地回答道:“主席同志,因为我不分管国民经济工作,所以对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。但据我前不久在我国的一些地方的调查,各地报纸宣传都有很多假话,我们的粮食和肉类不是很多,而是很缺。这是实话,绝没有拒绝帮助你们的意思。回去后我将向我们的中央反映您的要求,也希望您不要抱太大的希望。”

乌布利希的要求给了彭德怀不小的精神刺激,那天回到宾馆,彭德怀一边脱衣服,一边着急地喊来朱开印:“老朱,我问你,你一年吃多少肉?”

朱开印愣了一下说:“我也没有算过呀!”

“有没有80公斤?”

“天呀,80公斤?要撑死我呀?”

彭德怀摇头苦笑,复又长叹道:“我们的老百姓要是知道人家要我们帮助他们每年吃上80公斤的肉,不知要作何感想哦!”

有一位将军跟着发表一番宏论:“ 我们中国人生活虽然艰苦,但仍然保持着高昂的政治热情,冲天的革命干劲。这说明我们]的政治思想工作有无比的威力。”

彭德怀把手里的军服往沙发上一丢,接过话茬:“是呀 ,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好啊,他们苦惯了,穷惯了!”他停顿了片刻,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,提高了声音“什么政治思想工作好?应该想想了,我们的工作哪些方面不好 ,对不对得起中国的老百姓?”

大家都安静下来,听彭总说下去。

“现在这种竞争,不仅仅是东德和西德,东欧和西欧,而是东方和西方。人家吃80公斤的肉,你吃20公斤,吃10年、8年还可以,久了,你什么政治思想工作也填不满他的肚子,拴不住他的心!何况,我们3个月不知肉味的老百姓还多得很哩!”

说完这席话,彭德怀走到窗户前,久久眺望着东柏林市区,窗前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。

抖音封禁视频23个